拆散盟約

應當說蘇秦在一定程度上減少戰亂還是有一定的客觀功勞的。但千萬不可忘記,蘇秦倡導合縱的動機僅是為了能有官做,六國合縱也只是為了自身的會議桌利益來締結暫時的軍事同盟。蘇秦的事業不可謂不「輝煌」,其獨特的外交成就也是絕無僅有的,不過,他的結局卻並非圓滿,其實這也是由他所從事的事情及其行為方式決定的。秦王聽說六國合縱,十分震驚。大臣公孫衍主張先打趙國,因為趙國是合縱的發起人。張儀認為六國剛剛合縱,不宜力取,若是去其一國,五國支援,那就不好辦了 ,不如先拉攏其中的幾個國家,慢慢地拆散盟約。可以先把魏國割讓的城池返回幾座,魏國一定感激,其他盟國一定猜忌,然後再把大王的小女兒嫁到燕國,同燕國結親。這樣,他們合縱的盟約就會被拆散。 秦王依計去辦,燕、魏果然同秦國交好。趙王很著急,立刻派蘇秦去責問燕國,沒想到燕王又向他訴苦,說是齊國奪去了燕國的十座城池,要求蘇秦替他想想辦法,蘇秦又被迫來到齊國。蘇秦對齊王說:「您如果能返還那十座城池,燕國會很感激,燕王也會信任您。這樣,您就有可能號令天下,建立天然酵素霸業。」齊王本來雄心勃勃,蘇秦這麼一說,正中下懷,就歸還了燕國的城池。 燕王雖然十分高興,但因蘇秦跟自己的母親有私情,所以並不看重他。蘇秦心裡也明白,六國合縱的首要問題是勢力均衡,否則,合縱是絕不會長久的。他見燕王對他冷淡,就對燕王說:「我現在對燕國已無多大的用處了 ,不如到齊國去,明裡做臣下,暗裡為燕國打算。」燕王正巴不得他離開,就派他去了 。 齊宣王聲色犬馬無所不好,蘇秦就迎合他的,替他廣搜美人,大造宮殿。齊宣王雖然糊塗,但他的臣下田文等人卻看得明白,這是消耗齊國的財力。田文等人就背地裡派人去剌殺蘇秦。剌客把匕首扎進蘇秦的腹部就跑掉了 。蘇秦一時未死,掙通外國,有知道秘密的人快來揭發,就能抓住剌殺我的人。」齊王照做,果然抓到了刺客。 蘇秦死後,合縱之約更加迅速瓦解,尤其是蘇秦替燕國破壞齊國的消息傳出以後,齊、燕之間的矛盾更加激化。這樣,散縱連橫就成為秦國近期的外交目標了 。秦惠王立即拜張儀為相國,讓他辦理連橫事宜。張儀本是窮苦出身,據說曾同蘇秦一起讀過書,跟蘇秦一樣,張儀也是一個十分熱衷於功名利祿的人。在未仕之前,他也曾經過了艱苦的漫遊過程。他曾做過楚國的下等客卿,一次,楚令尹昭陽在家傳觀和氏璧時,因忽來大雨,大家在紛亂中把和氏璧丟失,昭陽的家人見張儀衣著襤褸,一 口咬定為他所偷,把他打得皮開肉綻,幾乎死去。

磨練歷程

晉文公為了爭霸諸侯了 。他首先擴大軍隊的編制,實行軍政合一的制度,並首開以法制軍的先例。楚國本想挫敗晉國而成就霸業,可現在卻被晉國爭取了那麼多的大陸新娘,楚王就派大將子玉統率軍隊進攻晉國。晉文公憂心忡忡,他看到楚軍來勢很凶,就連忙下令讓晉軍「返避三舍」。當時,每天行軍三十里為一舍,返避三舍即後退九十里。晉軍軍士很不理解,狐偃就讓人向軍士廣為宣傳,說這是文公為了報答楚王的恩惠,實現以前的諾言。而實際上,這是激將之法,激勵晉軍士氣,樹立文公的威望。從軍事學角度看,晉軍後返可疲憊楚軍,避開楚軍的銳氣。因此,晉文公的「返避三舍」以返為進的策略,實在是一箭雙鵰的高明之舉。其結果是楚軍大敗,子玉畏罪自殺。晉文公聽到這一消息後,如釋重負地說:「沒有人再能妨礙我了!」從此,晉文公的霸主地位確立了 。 縱觀晉國由亂到治的過程,確是引人深思的。晉文公及其隨從十九年的磨練,為他創造霸業準備了良好的主觀條件,所以,晉文公稱霸並非偶然的現象,是由各方面的因素積累的結果。其次,晉文公善於以柔克剛也是十分重要的。在客觀條件不允許的情況下,如果硬去蠻幹,那只能變成一個莽漢,結果也只能是自討苦吃。如果能夠尊重客觀事實,採取室內設計策略上的讓步,取得喘息、休整、積蓄力量的機會,往往能夠收到極好的效果。當然,「以柔克剛」的目的是「克」,而不是一味地「柔」,「以返為進」的目的是「進」,而不是一味地「退」,如果只講「柔」和「退」,那就變成了逃跑主義和失敗主義了 。重耳在流浪中始終窺伺時機,以求一逞,在城濮之戰中以後返的方式鼓勵了士兵,製造了輿論,懈怠了敵軍,都是為了「克」和「進」,是很高明的致勝之道。「克」與「進」是需要耐心的。然而,要達到這樣的境界,確實是需要經過孟子所說的那樣的精神和身體的磨練歷程的。問題是,又有多少人能夠禁得起這樣的磨練沒有恆心,必不能成就長久不衰的台胞證大事。 春秋時期縱橫家蘇秦不滿足於豐衣足食的小康生活,他想出人頭地,被人羨慕、被人畏懼。於是,他根據當時的形勢,努力學習各種權謀之術,分析當時各國的關係,準備去遊說秦王,以獲取很高的職位。

一箭雙鵰

秦穆公非常器重重耳,要把過去曾嫁給公子圉的女兒改嫁給重耳。當時,公公娶兒媳、兒子娶後母的情況很普遍,更不用說堂伯父娶侄媳了 ,況且重耳一行人都極想跟大陸新娘仲介交好,就答應了這門親事。這時,公子圉已即位,他覺得自己的最大敵人就是流浪在外的伯父重耳,於是下了 一道命令,讓重耳及其隨從的家屬寫信召他們回來,過期三月,都有死罪。狐偃、狐毛的父親狐突因不願寫信已被殺害了 。公子圉還在國內屠殺大臣,弄得人心離散。秦穆公知道這一情況後非常生氣,又見時機已到,就決定派兵護送重耳回國。 公元前六三六年,秦國大軍到了秦晉交界的黃河。過河的時候,重耳掌管行李的人把過去落難時用的物品全搬到了船上,重耳見了 ,就讓他扔到河裡。狐偃一見,趕忙跪下說:「現在公子外有秦軍,內有大臣, 我們放心了 。我們這幫老臣就不必回去了 ,就像您剛才扔掉的舊衣服舊鞋子一樣,還是讓我們留在黃河這邊吧!」重耳一聽,恍然大悟,立刻讓人把破衣服、鞋子、瓦盆等搬上船去,並把玉環扔到河裡。行過祭祀河神之禮後發誓說:「我重耳一定暖不忘寒、飽不忘飢,不忘記過去的一幫舊臣。」這樣,狐偃等人才跟隨他過了河。 他過黃河後攻下幾座城池,因為公子圉已眾叛親離,晉國的大臣們就不再抵抗,迎立了重耳,就是晉文公。晉文公在外流浪了十九年,雖說也有一段安定的生活,但總的來說過的是寄人籬下、顛沛流離的日子,受盡了人情冷暖之苦,嘗盡了世間的酸甜苦辣,見識了各國的政治風俗,鍛煉了各方面的才能,到這時,他已成為一個成熟的政治家了 。晉國經過近一 一十年的折騰,到了這時人心思定,晉獻公的五個兒子中也只剩重耳這一個了 ,又加上重耳有好名聲,所以,重耳即位確是理所當然,人心所向。重耳即位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安定人心,他先下了 一道布告,說是惠公、懷公時的亂黨頭子全已消除,其餘概不追究,並作出了示範。重耳要做的第一 一件事是大封功臣,他從狄國接回了季隗,從齊國接回了齊姜,從秦國接回了文贏,跟他逃難的,論功纣崑。唯有介之推未言割肉煮羹之功,文公就忘了封賞重耳要做的第三件事是安定周王室。重耳就率領晉軍趕走了狄人,殺了王子帶,迎回周襄王。因此,重耳立了大功,在諸侯中建立了威信,且有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方便。

恍然大悟

秦穆公非常器重重耳,要把過去曾嫁給公子圉的女兒改嫁給重耳。當時,公公娶兒媳、兒子娶後母的情況很普遍,更不用說堂伯父娶侄媳了 ,況且重耳一行人都極想跟大陸新娘仲介交好,就答應了這門親事。這時,公子圉已即位,他覺得自己的最大敵人就是流浪在外的伯父重耳,於是下了 一道命令,讓重耳及其隨從的家屬寫信召他們回來,過期三月,都有死罪。狐偃、狐毛的父親狐突因不願寫信已被殺害了 。公子圉還在國內屠殺大臣,弄得人心離散。秦穆公知道這一情況後非常生氣,又見時機已到,就決定派兵護送重耳回國。 公元前六三六年,秦國大軍到了秦晉交界的黃河。過河的時候,重耳掌管行李的人把過去落難時用的物品全搬到了船上,重耳見了 ,就讓他扔到河裡。狐偃一見,趕忙跪下說:「現在公子外有秦軍,內有大臣, 我們放心了 。我們這幫老臣就不必回去了 ,就像您剛才扔掉的舊衣服舊鞋子一樣,還是讓我們留在黃河這邊吧!」重耳一聽,恍然大悟,立刻讓人把破衣服、鞋子、瓦盆等搬上船去,並把玉環扔到河裡。行過祭祀河神之禮後發誓說:「我重耳一定暖不忘寒、飽不忘飢,不忘記過去的一幫舊臣。」這樣,狐偃等人才跟隨他過了河。 他過黃河後攻下幾座城池,因為公子圉已眾叛親離,晉國的大臣們就不再抵抗,迎立了重耳,就是晉文公。晉文公在外流浪了十九年,雖說也有一段搬家的生活,但總的來說過的是寄人籬下、顛沛流離的日子,受盡了人情冷暖之苦,嘗盡了世間的酸甜苦辣,見識了各國的政治風俗,鍛煉了各方面的才能,到這時,他已成為一個成熟的政治家了 。晉國經過近一 一十年的折騰,到了這時人心思定,晉獻公的五個兒子中也只剩重耳這一個了 ,又加上重耳有好名聲,所以,重耳即位確是理所當然,人心所向。重耳即位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安定人心,他先下了 一道布告,說是惠公、懷公時的亂黨頭子全已消除,其餘概不追究,並作出了示範。重耳要做的第一 一件事是大封功臣,他從狄國接回了季隗,從齊國接回了齊姜,從秦國接回了文贏,跟他逃難的,論功纣崑。唯有介之推未言割肉煮羹之功,文公就忘了封賞重耳要做的第三件事是安定周王室。重耳就率領晉軍趕走了狄人,殺了王子帶,迎回周襄王。因此,重耳立了大功,在諸侯中建立了威信,且有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方便。

貴賓接待

重耳一行忍飢挨餓地來到了齊國,齊桓公卻是熱情地招待,桓公送給他們一 一十輛車,八十匹馬,不少房子,把這一行安排得很舒服,並把自己一個女兒嫁給了重耳,他們就在齊國住了下來。齊桓公死後,桓公的五個兒子爭位,把齊國弄得一團糟,齊國霸主的越南新娘面談地位從此失去,連齊國自己也歸附了楚國。重耳等人本是希望藉助齊國的力量回國,看看沒了希望,重耳的隨從就打算離開齊國,到別的國家去想辦法。但這時重耳正跟齊姜如膠似漆,不願離開,重耳的部下就嫌重耳太沒出息,商議著藉打獵的機會把重耳騙出城去,強行挾走。這話被齊姜的丫環聽見了 ,報告了齊姜,齊姜卻很關心重耳的事業,主動找到狐偃等商量,說把重耳灌醉後抬出城去挾走。等重耳在大醉中醒來時,發現自己躺在行進中的車上,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。但事到如今,他也只好聽從部下的安排了 。就這樣,重耳來到了曹國。 曹國國君只讓他住了 一晚,而且很不恭敬,要看重耳身上的「駢肋」一種肋骨長在一起的生理畸形,唯有曹國大夫見重耳手下人才眾多,日後必成大事,就暗暗地施以飯食,贈以白璧。重耳一行又來到宋國,宋襄公雖剛打了敗仗,但對重耳還是十分歡迎,就送月老每人一套車馬,只是沒有力量幫助重耳回國。不久,他們又到了楚國,楚成王把重耳當貴賓接待,重耳對楚成王也十分尊敬,兩人成了好朋友。當時,楚國大臣子玉要殺掉重耳,以除後患,但被楚王阻止了 。 在一次宴會上,楚王開玩笑說:「公子將來回到晉國,不知拿什麼來報答我?」重耳說玉石、綢緞、美女你們很多,名貴的象牙,珍奇的禽鳥就出產在你們的國土上,流落到晉國來的,不過是你們的剩餘物資,真不知拿什麼來報答您。如果託您的福能回到晉國,萬一有一天兩國軍隊不幸相遇,我將後返三舍來報答您。如果那時還得不到您的諒解,我就只好驅兵與您周旋了 。」不久,秦穆公派人去請重耳到秦國,說是要送他回國即位。原來,晉惠公對秦惠公即位不久即發兵攻打秦國,秦國兵強勢大,打敗了晉國,並俘虜了晉惠公,後來秦穆公還是將晉惠公放了回去,但讓他把兒子公子圉送到秦國當人質。秦穆公善待公子圉,把自己的小型辦公室出租給了他。後來秦滅梁國,梁是公子圉的外公家,他怕自己失去了靠山無法即位,於是在父親病重時偷偷地跑回晉國當了國君,秦穆公十分生氣,決定送重耳回國即位。

貴賓接待

重耳一行忍飢挨餓地來到了齊國,齊桓公卻是熱情地招待,桓公送給他們一 一十輛車,八十匹馬,不少房子,把這一行安排得很舒服,並把自己一個女兒嫁給了重耳,他們就在齊國住了下來。齊桓公死後,桓公的五個兒子爭位,把齊國弄得一團糟,齊國霸主的地位從此失去,連齊國自己也歸附了楚國。重耳等人本是希望藉助齊國的力量回國,看看沒了希望,重耳的隨從就打算離開齊國,到別的國家去想辦法。但這時重耳正跟齊姜如膠似漆,不願離開,重耳的部下就嫌重耳太沒出息,商議著藉打獵的機會把重耳騙出城去,強行挾走。這話被齊姜的丫環聽見了 ,報告了齊姜,齊姜卻很關心重耳的事業,主動找到狐偃等商量,說把重耳灌醉後抬出城去挾走。等重耳在大醉中醒來時,發現自己躺在行進中的車上,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。但事到如今,他也只好聽從部下的安排了 。就這樣,重耳來到了曹國。 曹國國君只讓他住了 一晚,而且很不恭敬,要看重耳身上的「駢肋」一種肋骨長在一起的生理畸形,唯有曹國大夫見重耳手下人才眾多,日後必成大事,就暗暗地施以飯食,贈以白璧。重耳一行又來到宋國,宋襄公雖剛打了敗仗,但對重耳還是十分歡迎,就送他們每人一套車馬,只是沒有力量幫助重耳回國。不久,他們又到了楚國,楚成王把重耳當貴賓接待,重耳對楚成王也十分尊敬,兩人成了好朋友。當時,楚國大臣子玉要殺掉重耳,以除後患,但被楚王阻止了 。 在一次宴會上,楚王開玩笑說:「公子將來回到晉國,不知拿什麼來報答我?」重耳說玉石、綢緞、美女你們很多,名貴的象牙,珍奇的禽鳥就出產在你們的國土上,流落到晉國來的,不過是你們的剩餘物資,真不知拿什麼來報答您。如果託您的福能回到晉國,萬一有一天兩國軍隊不幸相遇,我將後返三舍來報答您。如果那時還得不到您的諒解,我就只好驅兵與您周旋了 。」不久,秦穆公派人去請重耳到秦國,說是要送他回國即位。原來,晉惠公對秦惠公即位不久即發兵攻打秦國,秦國兵強勢大,打敗了晉國,並俘虜了晉惠公,後來秦穆公還是將晉惠公放了回去,但讓他把兒子公子圉送到秦國當人質。秦穆公善待公子圉,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。後來秦滅梁國,梁是公子圉的外公家,他怕自己失去了靠山無法即位,於是在父親病重時偷偷地跑回晉國當了國君,秦穆公十分生氣,決定送重耳回國即位。

頭暈眼花

秦穆公的夫人是太子申生的妹妹,她恐怕父母之邦滅亡,就天天催促秦穆公幫助晉國快立新君。秦穆公極有心計,他想試探夷吾和重耳哪一個更合適,就派公子繁去向這兩位公子弔唁。公子繁先去狄國慰問重耳,對他說:「現在晉國無君,你應趕快回去即位,去晚了就被夷吾搶去了 。」重耳流著淚說:「父親去世了 ,做人子的悲傷還來不及,哪能丟先人的臉呢?」他謝絕了秦國的越南新娘價格好意。公子繁又去見夷吾,夷吾沒有流淚,而是對公子繁說:「敝國的大臣里克和邳鄭答應幫助我,事成後我分別給他們上等田一百萬畝和七十萬畝,貴國如果能幫助我,我願把河外的五座城當作謝禮。」公子繁回去對秦穆公描述了這番狀況,大家一致認為重耳賢良,如立夷吾為君,他一定會把國家弄糟,秦國可從中撈到好處。恰巧齊桓公也願立夷吾為君,他們兩國就共同出兵送夷吾回國即位,是為晉惠公。 夷吾果然十分狡詐殘忍,他殺了里克,又殺了邳鄭等十多人。在安定了內部後,他認為重耳在外總是一個心腹大患,就派上次剌殺重耳的那個閹人殺重耳。重耳在狄國住了十一 一年,晉國一夥較為有才能的人也跟他跑到了狄國。一天,重耳得到婚友社消息,有剌客要刺殺他,急令從人拾掇東西,準備逃走。重耳對他的妻子季隗說:「如果過一 一十五年我不來接你,你就改嫁吧。」季隗說:「好男兒志在四方,你就走吧。我現在已經一 一十五歲了 ,再過一 一十五年就是五十歲的老太婆,想嫁也沒人要。你不必擔心,儘管走吧,我等著你。」重耳正要啟程,忽報刺客提前一天趕來。重耳十分驚慌,轉身就逃,但掌管行李的人攜物逃走,使得重耳一行人不得不到處求乞。 他們準備到齊國去,但去齊國必須先經過衛國。衛國當初造楚丘時晉國沒有幫忙,衛國心生憤怒,況且重耳是個落難公子,何必幫忙,衛君就吩咐城門衛兵不讓鋤地的農人正蹲在田頭吃飯,重耳就叫狐偃去跟他們要一點。農人們看見是一群官老爺,心中有氣,說農人們成天餓肚子,沒有東西伺候他們,就從地裡拿起一塊土礫送給狐偃。隨行的一員武將,脾氣暴躁,提起馬鞭要打,狐偃卻連忙攔住說:「老百姓送土地給我們,就象徵著我們將來一定會重回搬家公司,得到國土 ,這可是吉兆啊!」重耳這才與大家一起前行。當重耳餓得頭暈眼花的時候,介子推卻拿來一碗肉湯,重耳一 口氣喝了個精光,喝完了才知道那肉是從介子推的腿上割下來的。重耳感動得不知怎樣報答才好,介子推卻說只要重耳能回國幹一番事業,自己腿上疼一點毫無關係。

頭暈眼花

秦穆公的夫人是太子申生的妹妹,她恐怕父母之邦滅亡,就天天催促秦穆公幫助晉國快立新君。秦穆公極有心計,他想試探夷吾和重耳哪一個更合適,就派公子繁去向這兩位公子弔唁。公子繁先去狄國慰問重耳,對他說:「現在晉國無君,你應趕快回去即位,去晚了就被夷吾搶去了 。」重耳流著淚說:「父親去世了 ,做人子的悲傷還來不及,哪能丟先人的臉呢?」他謝絕了秦國的越南新娘價格好意。公子繁又去見夷吾,夷吾沒有流淚,而是對公子繁說:「敝國的大臣里克和邳鄭答應幫助我,事成後我分別給他們上等田一百萬畝和七十萬畝,貴國如果能幫助我,我願把河外的五座城當作謝禮。」公子繁回去對秦穆公描述了這番狀況,大家一致認為重耳賢良,如立夷吾為君,他一定會把國家弄糟,秦國可從中撈到好處。恰巧齊桓公也願立夷吾為君,他們兩國就共同出兵送夷吾回國即位,是為晉惠公。 夷吾果然十分狡詐殘忍,他殺了里克,又殺了邳鄭等十多人。在安定了內部後,他認為重耳在外總是一個心腹大患,就派上次剌殺重耳的那個閹人殺重耳。重耳在狄國住了十一 一年,晉國一夥較為有才能的人也跟他跑到了狄國。一天,重耳得到婚友社消息,有剌客要刺殺他,急令從人拾掇東西,準備逃走。重耳對他的妻子季隗說:「如果過一 一十五年我不來接你,你就改嫁吧。」季隗說:「好男兒志在四方,你就走吧。我現在已經一 一十五歲了 ,再過一 一十五年就是五十歲的老太婆,想嫁也沒人要。你不必擔心,儘管走吧,我等著你。」重耳正要啟程,忽報刺客提前一天趕來。重耳十分驚慌,轉身就逃,但掌管行李的人攜物逃走,使得重耳一行人不得不到處求乞。 他們準備到齊國去,但去齊國必須先經過衛國。衛國當初造楚丘時晉國沒有幫忙,衛國心生憤怒,況且重耳是個落難公子,何必幫忙,衛君就吩咐城門衛兵不讓鋤地的農人正蹲在田頭吃飯,重耳就叫狐偃去跟他們要一點。農人們看見是一群官老爺,心中有氣,說農人們成天餓肚子,沒有東西伺候他們,就從地裡拿起一塊土礫送給狐偃。隨行的一員武將,脾氣暴躁,提起馬鞭要打,狐偃卻連忙攔住說:「老百姓送土地給我們,就象徵著我們將來一定會重回晉國,得到國土 ,這可是吉兆啊!」重耳這才與大家一起前行。當重耳餓得頭暈眼花的時候,介子推卻拿來一碗肉湯,重耳一 口氣喝了個精光,喝完了才知道那肉是從介子推的腿上割下來的。重耳感動得不知怎樣報答才好,介子推卻說只要重耳能回國幹一番事業,自己腿上疼一點毫無關係。

生電計畫

後來聽一個叫賈舍人的商人說蘇秦在趙國做了相國,就前去拜見,沒想到蘇秦對他極為傲慢,這使張 儀極受刺激,發誓要闖出一條路來。在張儀衣食無著、山窮水盡的時候,又是賈舍人幫他來到秦國,打點公門,使他當上了秦國的客卿。張儀對賈舍人萬分感激,但賈舍人臨走之前說:「這一切都是蘇相國一手安排的,連我自己也是蘇相國的門客。相國怕您在趙國得到了 一官半職就滿足了 ,相國認為自己的才能不如您,不宜在一國為官。所以才特意激勵您的志氣,把您安排到秦國來,希望您以後勸說秦王不要攻打趙國。」張儀聽了 ,既感動,又佩服,從此再也不認為自己比蘇秦更有才能了 。 這次他被秦王任命為相國,楚懷王怕他要報和氏璧受辱之仇,就趕緊先下手為強,依照蘇秦的想法,會盟六國,一起出兵秦國。但他一連兩次進攻,都因各國軍隊戰鬥力不強而以慘敗告終。 秦惠王雖打敗了六國軍隊,但齊、楚仍很強大,要想進攻齊國,就必須破除齊、楚聯盟。於是,秦王派張儀帶了許多禮物來到楚國,張儀先用重寶買通了楚王的寵臣靳尚,又把六百里商於之地許給楚國,再加上花言巧語,昏聩貪婪的楚王竟妖-同意了張儀的要求,派人前去辱罵齊王,同齊國絕交,同秦國建交。但派去接受商於之地的人一年後才回來,終於弄清張儀的話全是欺騙。楚王大怒,發兵十萬攻打秦國,結果在秦、齊兩大軍事強國的夾擊下一敗塗地,從此元氣大傷。 後來楚懷王曾用黔中之地換得張儀,但又禁不起張儀蠱惑有術,又把張儀放回了秦國。楚懷王總是受騙,最後死於從秦國逃回的途中。張儀功勞很大,秦王封他為武信君,並讓他帶足錢財,周遊列國,實行「連橫」計劃。張儀首先來到齊國,他對齊宣王說:「楚王已同秦王成了兒女親家,韓、 趙、魏、燕四國都送土地給秦國,相結為好,獨有您孤立無援,如果六國一起圍攻 您,伪氾乍遍辨呢?」劳了趕國,笋赶适靈3該了一 ,並濉流2:園I帳子 號召諸侯。趙武靈王雖有雄才大略,但畢竟為情勢所迫,也只好求和。到了燕國, 燕國的新君願把五座城池奉獻給秦國。 張儀滿載而歸。但回秦國時秦惠王已死,秦武王即位。武王平時很討厭張儀, 張儀就不得不設法脫身。他對武王說:「齊王知道我騙了他,恨我入骨,我如果到 魏國去,齊國肯定會攻打魏國。在齊、魏交戰時,秦國就可趁機攻下韓國,您也就 可以到周天子的都城去看看了 ,周朝的天下說不定就是大王的。」武王聽得心花怒 放,就派張儀去了魏國。

拆散盟約

應當說蘇秦在一定程度上減少戰亂還是有一定的客觀功勞的。但千萬不可忘 記,蘇秦倡導合縱的動機僅是為了能有官做,六國合縱也只是為了自身的利益來締 結暫時的軍事同盟。 蘇秦的事業不可謂不「輝煌」,其獨特的外交成就也是絕無僅有的,不過,他 的結局卻並非圓滿,其實這也是由他所從事的事情及其行為方式決定的。 秦王聽說六國合縱,十分震驚。大臣公孫衍主張先打趙國,因為趙國是合縱的 發起人。張儀認為六國剛剛合縱,不宜力取,若是去其一國,五國支援,那就不好 辦了 ,不如先拉攏其中的幾個國家,慢慢地拆散盟約。可以先把魏國割讓的城池返 回幾座,魏國一定感激,其他盟國一定猜忌,然後再把大王的小女兒嫁到燕國,同 燕國結親。這樣,他們合縱的盟約就會被拆散。 秦王依計去辦,燕、魏果然同秦國交好。趙王很著急,立刻派蘇秦去責問燕 國,沒想到燕王又向他訴苦,說是齊國奪去了燕國的十座城池,要求蘇秦替他想想 辦法,蘇秦又被迫來到齊國。蘇秦對齊王說:「您如果能返還那十座城池,燕國會 很感激,燕王也會信任您。這樣,您就有可能號令天下,建立霸業。」齊王本來雄 心勃勃,蘇秦這麼一說,正中下懷,就歸還了燕國的城池。 燕王雖然十分高興,但因蘇秦跟自己的母親有私情,所以並不看重他。蘇秦心 裡也明白,六國合縱的首要問題是勢力均衡,否則,合縱是絕不會長久的。他見燕 王對他冷淡,就對燕王說:「我現在對燕國已無多大的用處了 ,不如到齊國去,明 裡做臣下,暗裡為燕國打算。」燕王正巴不得他離開,就派他去了 。 齊宣王聲色犬馬無所不好,蘇秦就迎合他的,替他廣搜美人,大造宮殿。齊宣 王雖然糊塗,但他的臣下田文等人卻看得明白,這是消耗齊國的財力。田文等人就 背地裡派人去剌殺蘇秦。剌客把匕首扎進蘇秦的腹部就跑掉了 。蘇秦一時未死,掙 通外國,有知道秘密的人快來揭發,就能抓住剌殺我的人。」齊王照做,果然抓到 了刺客。 蘇秦死後,合縱之約更加迅速瓦解,尤其是蘇秦替燕國破壞齊國的消息傳出以 後,齊、燕之間的矛盾更加激化。這樣,散縱連橫就成為秦國近期的外交目標了 。 秦惠王立即拜張儀為相國,讓他辦理連橫事宜。張儀本是窮苦出身,據說曾同 蘇秦一起讀過書,跟蘇秦一樣,張儀也是一個十分熱衷於功名利祿的人。在未仕之 前,他也曾經過了艱苦的漫遊過程。他曾做過楚國的下等客卿,一次,楚令尹昭陽 在家傳觀和氏璧時,因忽來大雨,大家在紛亂中把和氏璧丟失,昭陽的家人見張儀 衣著襤褸,一 口咬定為他所偷,把他打得皮開肉綻,幾乎死去。